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 正文

战地奇闻克里米亚之战:数十万苏军为何被轻易

未知 2019-05-05 20:15

  编者按:诡异的开战理由,风骚的战地操作,惊人的战时举措,荒诞的战斗决策瞬息万变的战争版图,总有意想不到的奇闻!

  作者张大卫,网易历史专栏作者,工业时代陆战史研究者,曾著有《哈尔科夫1942》。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近期,俄国和乌克兰的黑海争端再一次将刻赤和克里米亚半岛带入了我国各路军事历史爱好者的眼帘。不少军事历史爱好者纷纷论证起了“克里米亚自古以来就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俄罗斯/苏联为了克里米亚付出了大量鲜血”。且不论前者究竟如何评判,后者倒是货线月初,正是在克里米亚半岛最东端那个小小的刻赤半岛上,苏联红军遭受了可谓整个俄国军事史上最为丢人现眼,荒诞至极的失败:一个层层设防在狭窄地峡上,兵力密度极高并精心准备了数月防线的方面军,竟然一个星期就灰飞烟灭,而进攻的德军更是一反进攻方兵力应接近防御方三比一的惯例,在兵力只有苏军一半不到出头的情况下打爆了苏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事情还要从1941年秋天德军攻入克里米亚说起。由于苏军在乌克兰南部遭到了一系列惨败,1941年9月底曼施坦因将军指挥的德军第11集团军攻到了克里米亚半岛和大陆连接的佩列科普地峡入口,并在十月下旬成功突破了这一地峡,攻入了克里米亚。曼施坦因的部队迅速进逼苏联黑海舰队最重要的港口——塞瓦斯托波尔城下并展开了围城战,并且一路上席卷了克里米亚半岛全境,占领了克里米亚半岛最东端的刻赤半岛。刻赤半岛的对面,隔着最狭窄处只有四千米的刻赤海峡,便是北高加索的塔曼半岛。

  苏联红军独立滨海集团军依托战前在塞瓦斯托波尔修建的陆上要塞,成功地挡住了1941年11-12月德军第11集团军对塞瓦斯托波尔的第一轮进攻。随后,苏联红军展开了北至列宁格勒,南到克里米亚的全线日,苏联北高加索军区出其不意地派出部队在刻赤半岛展开了登陆,将德军据守在此的第46步兵师赶了出去。苏联大本营最高统帅部计划利用刻赤半岛这一跳板集结大军,解围塞瓦斯托波尔,消灭德军第11集团军,将德军一举赶出克里米亚半岛。为此,苏联在冰封的刻赤海峡上修建了道路,向刻赤半岛派出了数十万大军,并将其编成了克里米亚方面军。然而,克里米亚方面军在1942年的前四个月里组织了四次大规模攻势全部以失败告终,并且遭受了35万人的恐怖损失!

  尽管遭到了如此严重的损失,筋疲力尽的克里米亚方面军转入防御后仍旧具有着相当强的实力:在十公里出头的狭窄战线上,苏军在第一线个坦克旅,后方还有五个师的预备队!火炮和迫击炮达到了3577门,坦克也有347辆。在如此狭小的地峡中堆积如此多的部队,这一防线无论用什么标准来说都是固若金汤了。作为对比,对面的德军只有五个德国步兵师和一个装甲师,以及两个实力弱小到可以几乎忽略不计的罗马尼亚师。

  尽管如此,当面德军的主帅曼施坦因极为敏锐地察觉到苏军左翼兵力相对薄弱,只要行动够快,在关键地段集中绝对优势兵力,通过快速运动战打乱当面苏军行动的阵脚,就大有可能取得胜利。而德军总兵力处在绝对劣势反倒会让苏军指挥官科兹洛夫将军产生一系列不切实地的幻想,认为德军不可能发起进攻,反倒会大大有利于德军达成战役突然性。因此,曼施坦因决定在己方右翼集中兵力,出其不意地在苏军最南翼的一块湿地附近达成突破,随后投入手中的第22装甲师高速推进到苏军后方,刻赤半岛靠近亚速海的北海岸,一举切断苏军主力部队后路。为了打乱这一地段苏军第44集团军的后方,曼施坦因准备了一支舟艇部队在敌后登陆转移苏军第44集团军的注意力。此外,在战线军也利用手头仅有的一个德军步兵师积极将动静弄得很大以吸引德军注意力。

  1942年5月8日早上,在10分钟短促的炮火准备后,德军第30军发起了进攻。在突击炮和斯图卡俯冲轰炸机的支援下,德军只花了三个小时就在当面苏军山地步兵第63师防线上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苏军匆忙投入了坦克第50旅展开反击,却被德军突击炮刷出了24:1的难看交换比后狼狈而逃。与此同时,德军的舟艇部队成功在苏军防线后方两栖登陆成功,投逐渐将德军第436步兵团主力投送到了苏军主防线集团军部署在第二道防线两个步兵师的一系列零敲碎打的反击,并在展开进攻的第一天成功和第30军主力汇合。苏军第44集团军几乎绝望地投入手头剩下的98辆坦克,试图挡住德军第28集团军的进攻,但当苏军坦克完成集结时恰好被德国空军抓了个正着,德军的俯冲轰炸机和对地攻击机一通炸射,苏军坦克损失过半只好草草撤回。当天,德军基本在苏军第44集团军完成了战役突破,俘虏了近五千名苏军,自己却仅仅阵亡了104人!为何苏军看似坚不可摧的防线居然崩的如此迅速?此时苏联最高统帅部大本营驻克里米亚方面军的代表,苏军总政治部主任梅赫利斯之前一道相当荒谬的命令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他为了“培养进攻激情”,禁止修建复杂的掩体,并对畏怯地持不同意见的苏军其他各级指挥员声称“挖掩体是一种防御心理,在最近这几天我们就要投入进攻,斯大林同志提出了在最短时间内解放克里米亚的任务”

  在德军完成突破,正准备向苏军纵深发展战果时,苏联克里米亚方面军指挥层却在互相推锅。梅赫利斯不想着如何挽救危局,却把责任一股脑推脱给方面军司令科兹洛夫,设法给自己洗白。这次他改口声称他早已经预料到(!)德军将在5月8日发起进攻,但科兹洛夫没有听从他的意见,误判了德军可能的进攻时间和地段,并且忽视了他加强第44集团军地段的意见。随后他希望大本营派出一个像“兴登堡(一战德国名将,在1914年的坦能堡会战中一举扭转了不利战局)一样的人物”来接替科兹洛夫统筹克里米亚方面军的战局

  自然梅赫利斯的这点小把戏根本骗不过老谋深算的斯大林,看到这封明显推卸责任的电报他愤怒地回电报怒斥梅赫利斯:

  “您采取了一种奇怪的、对克里米亚方面军的事务毫不负责的旁观者立场。这种立场很方便,但腐朽透顶。在克里米亚方面军,您不是一个旁观者,而是最高统帅部的负责代表,您应对方面军的一切成败负责,应就地纠正方面军领导上的错误。 您应和方面军的领导共同对方面军左翼虚弱至极负责。如果各种情况均说明,明天一早敌人将发起进攻,您不去采取各种措施组织抗击,而只是在一旁消极批评,那你的问题就更为严重。这说明您还不明白,您被派到克里米亚方面军不是作为国家监察员,而是大本营负有责任的代表”

  “您要求我们派一个兴登堡一类的什么人来代替科兹洛夫,但您不会不知道,我们没有什么备用的兴登堡式的人物,您在克里米亚遇到的情况并不复杂,您自己应该是可以处理的,如果您不把强击航空兵用于次要目的,而是去攻击敌人的坦克和有生力量,那么,敌人是突破不了防御的,敌人的坦克也开不过来,这种简单的道理就算不是兴登堡式的人物也能理解,更何况您还在克里米亚方面军之前呆了两个月”

  然而,斯大林还没意识到,克里米亚方面军在战役开始的第一天就没有什么“强击航空兵”啦!方面军空军部队的大批飞机还没起飞就被突然袭来的德军飞机炸毁在了机场上。到了中午,克里米亚方面军就彻底丢掉了制空权,地面部队只能几乎一边倒地忍受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第51集团军司令部被德国轰炸机整个炸上了天,集团军司令当场阵亡,第44集团军在5月9日的反击也被德国空军所挫败。

  自然,曼施坦因此时果断投入了快速部队来扩展战果。他一边投入了第22装甲师直捣亚速海,包抄苏军第51集团军的后路,一边将第11集团军剩下能挤出来的所有机动车辆集中起来,临时组建了一个摩托化战斗群直捣刻赤港,准备一举端掉整个半岛上所有苏军的后路。德军摩托化战斗群的一支小分队在5月9日下午拿下了一个苏军机场,摧毁了机场里的数十架战斗机。一时间,苏军后方风声鹤唳,四处都喊着德军来了,整个克里米亚方面军陷入了一片混乱。第二天中午,第22装甲师成功完成了对苏军第51集团军的合围。由于第51集团军各级部队通讯指挥已经被德军彻底打乱,该集团军下属的八个师在抵抗了一天后就投降了。

  在第44集团军被击溃,第51集团军被合围后,整个克里米亚方面军便土崩瓦解了:仅存的第47集团军只有几个缺兵少将,严重匮乏重武器的步兵师,另外五个完好的最高统帅部预备队炮兵团因为德国空军的狂轰滥炸和其他苏联部队失去了联系。这些已经被打成了惊弓之鸟的苏军部队遇到德军便纷纷一哄而散,向刻赤海峡乱哄哄的跑去。意识到大事不妙,科兹洛夫下令撤退。苏联黑海舰队的战舰受命设法从刻赤海峡撤走尽量多的苏军将士。受领这一任务的伊萨科夫海军上将日后向苏联作家康斯坦丁·西蒙诺夫描述了他看到的一出“精彩表演”:“我接到了命令参加撤退工作,在刻赤的附近看到了梅赫利斯。他装出想死的样子。他的前额不知是被打伤还是受了点轻伤,但没有包扎,那儿有一块带淤血的血迹。他好几天都没有刮脸了,手脚也很脏。看来,他曾帮助过司机把汽车拖出来,而后又认为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弄干净。他的样子很悲观,他的汽车也是一副可怜相。他同司机一起两个人走,没带警卫。尽管情况很悲惨,但其中有一点可以看出--这个人表现出打算要寻死。”

  无论梅赫利斯怎样装出寻死的样子,对苏联红军克里米亚方面军的大多数将士来说,他们的确是走上了末路——不到一周之内,克里米亚方面军25万大军中阵亡了28000人,被俘接近十五万人,只有六七万人丢下所有重装备使用各种手段逃回了塔曼半岛。方面军的坦克和火炮全部损失在了塔曼。作为对比,德军只阵亡了1700人,负伤不到六千人。双方的不可恢复损失达到了破天荒的一百比一!

  自然,克里米亚方面军遭受的如此丢人现眼的大惨败让斯大林十分窝火,将克里米亚方面军指挥层全部解职并降职。科兹洛夫认为是梅赫利斯瞎指挥坑了他,于是向斯大林提出申诉,斯大林出乎意料地接见了他,并且邀请当时在场的罗科索夫斯基来“旁听”。战后,罗科索夫斯基接受西蒙诺夫采访时回忆到:

  “(科兹洛夫)谈到他认为这样处理他是不公正的,他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他声调异常激动,有点歇斯底里。

  为回答这些非常平静的话,科兹洛夫说列夫·扎哈洛维奇·梅赫利斯不让他做他认为需要做的事情。他进行干预,卡住他,由于梅赫利斯,他没有可能指挥他认为必需做的事情。

  斯大林心平气和地止住他问:等一等,科兹洛夫同志!请您说说,你们那里谁是方面军司令,是您还是梅赫利斯?

  是,不过您作为司令员要负责作战的全部过程吧?

  是,不过等等,梅赫利斯没当过方面军司令吧?

  没有那么,您是方面军司令,而梅赫利斯不是方面军司令了?就是说,指挥应当是您,而不是梅赫利斯,是这样吧?

  梅赫利斯老跟着我,我不能甩开他来打电话。要是他在身边我能打电话也就好了。

  很好。为什么您不能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打电话? 为什么?如果您认为有理的是您,而不是他,那为什么有他在身边时您不能打电话?显然,科兹洛夫同志,您害怕梅赫利斯更甚于德国人吧?

  啊,科兹洛夫同志,这未必可靠,我熟悉梅赫利斯同志。我想问您:为什么您要埋怨?您指挥方面军,您要为方面军的行动负责,为此人家来追问您,要撤您的职。我认为,科兹洛夫同志,对您的处理是正确的。

  康斯坦丁·西蒙诺夫 《我写斯大林——我们这一代人的见证》武汉出版社1991年版

标签 奇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