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这些不是网红的城市是不是就没有前途?!

未知 2019-05-16 04:16

  “太原,石家庄,兰州,银川,西宁,乌鲁木齐,拉萨,南昌,昆明,南宁......,这些城市是不是根本没有前途!”

  小编的老家也不是网红城市,这些年同样面临转型困境,原有企业关停并转,很多企业职工,人到中年又面临再就业。

  这些城市未来会怎样,可以说是千城千面,很难一下说清楚,今天我们先聊聊山西。

  山西在地形上很独特。两山夹一川,俗称表里山河,意思是山川地形险要。东西两侧是太行山、吕梁山,汾河由北向南流过,注入黄河。复杂的地形把山西分割成,大大小小的盆地,大的有太原-晋中盆地,大同盆地,临汾-运城盆地,小的有晋城盆地,长治盆地等。

  盆地孕育了山西的城市,出了盆地,交通就很不便利,一直到现在。不管是农耕文明,还是商业文明,这样的地形都不算很有利。

  自秦汉以来,中原地区成为大一统政权核心后。依托地形,山西最北端的马邑-云内(大同),晋中的太原,南部的河东,天然的形成了三道防线,拱卫京师。北方游牧民族,通常沿汾河通道南下,汉军的第一目标是阻敌大同,其次是守住太原,最低限度也要保障河东地区的安全。

  防卫中原政权的安全成本高昂,在历史上除了修长城,还要建要塞。到了明代,为了防范草原民族南侵,在山西境内的众多军镇,集结的兵力一度高达百万。边防军的人吃马喂,光粮草一项,多山少地的山西,就无法供给。

  以当时的运输技术,面对复杂的地形,官方靡费巨大,运输成本高昂。在明代,为了鼓励民间向北方边境运输粮草,朝廷提出了“开中法”(盐引制),允许民间买卖粮食和盐。

  盐、粮之间的巨大差额利润,使得山西的商业活动日渐发达,晋商也借机迅速崛起。

  至清朝,满蒙和亲,北部边境迅速安定下来,北部防线的价值衰落。中部的徽商凭借更便利的区位,庞大的盐场,逐渐与晋商媲美。

  但晋商善于抓住新机遇,把生意扩展到了蒙古各部落,到了清中期,晋商已经广泛活跃在俄罗斯的远东市场,贸易金额巨大。

  从1802—1850 年,我国输往俄国的茶叶量逐年上升,占全部输入俄国货物的比例由42-3%上升到94.4%。道光十七年至十九年( 1837-1839)仅在恰克图一地,中国对俄茶叶出口每年平均达800 余万俄磅,价值800万卢布,约合白银320万两之多。

  当代,伴随经济中心转移,以及西北方整体安全局势的缓和,山西的战略地位持续下降。

  好在,还有丰富的煤炭,在山西40%的地表下都有煤矿。依靠丰富的煤炭资源,山西依然显赫。

  从 2001年入世开始,伴随中国经济新一轮的飞速增长。中国制造迅速扩张,大量物美价廉的产品占领第三世界以及欧美市场。

  与此同时,全国范围内高铁、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全面开建,房地产迎来大发展。

  2008年,四万亿投资的大手笔,使得全中国高投资、高耗能项目进一步遍地开花。

  诸多因素叠加,形成了对煤炭的巨大需求,煤炭价格一路攀升。在如此外在环境下,煤炭产业迅速发展,山西经济一片欣欣向荣。在不知不觉中,错失了多元产业协调发展的良机。

  同期,因为实体经济持续下滑,制造业举步维艰,工业企业用电量的下降,使得火电发电量受到影响,屋漏恰逢连阴雨,多重因素叠加,严重影响到上游煤炭产业。

  从2013年开始,山西的GDP增长从两位数下滑到个位数,15年,16年触底后,伴随近两年煤价回升,经济增速有所反弹。

  一煤独大、民企乏力,山西经济陷入困境。虽然面临资源魔咒,煤炭资源对山西的重要性,依然不言而喻。

  说到底,资源一直是个好东西,城市并不因为资源丰富而衰落。而是原有路径依赖,让产业结构失衡,在面临经济周期低谷时,经济失去活力和弹性。

  想要摆脱对煤炭的路径依赖,从新建立优势产业,也并不容易。最新的一则消息,背后蕴含山西突围的新希望。

  今年3月26日,山西、陕西、河南三省联合印发文件称,三省要联合打造一所综合性大学!这条消息的背后,实际是晋陕豫次区域协调发展有了新进展。

  《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规划》,早在2014年3月就被国务院批复。5年过去了,并未传出重大进展。终于在今年的3月26日,三省人民政府联合印发了《切实加快晋陕豫黄河金三角区域合作工作实施意见》,有了具体内容和时间表。

  共建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色金属深加工基地、建设中西部重要的装备制造业基地、现代生态农业、旅游、现代服务等六大支柱;

  文件中的黄河金三角指:山西运城、临汾、陕西渭南,河南三门峡,四个城市,总面积5.78万平方公里。

  从下图中看,四市位于三省结合部,除渭南距西安较近外,其余三市距省会均超过250公里,远超最佳辐射距离。人口上,运城、渭南不足500万,三门峡200万出头。GDP上,四市均未破2000亿元,最高的渭南约1800亿元。

  四个地级市,经济实力有限,想要突破传统产业格局,不借助外力,几乎没有可能。竖起大旗,抱团互助,成为没有办法的办法。好在四市地缘相近,人缘相亲,历史上渊源深厚。

  “意见”中最有创意的,也正是共享公共服务,共建综合性大学,组团承接产业转移,跨区域共建产业园区。这种打破传统行政地理边界,抱团发展的模式很新颖,目前看来,虽然也有难度,但在加快区域整合大背景下,也算大胆的尝试。

  如果黄河金三角四市抱团发展,真能闯出一条新路,将极具示范性的。未来,黄河金三角的合作的范围可能会再次扩大。

  因为在历史上,黄河金三角的范围远不止于此,实际上覆盖了:运城、临汾盆地+关中盆地+洛阳盆地,也就是中原政权的核心。加快黄河金三角的跨区域整合,在探索城市群、大城市都市圈整合外,隐约又是一番新气象。

  很明显,晋陕豫三省在经济上,都有各自的优势,但是劣势同样突出,都只具备发展先进产业的部分要素。河南有上亿的人口,区位优势明显,但是科研实力确实有限;陕西科研有一定竞争力,但军民融合尚需时日,本地市场和人口有限;山西掉进能源陷阱,转型困难,不借助外力,很难重建优势。

  引进富士康几乎成为了河南、山西城市的上限。在新一代通信技术、新能源汽车、半导体、航空制造等高技术领域,乏善可陈。面对三大城市群,劣势自不必讲,即使和长江中游、成渝城市群竞争,也是差距明显。

  我们以液晶面板产业为例,截止2019年2月底,京东方已有的、在建、规划中的生产线亿。看下图分布,主要集中在东部、成渝。鄂尔多斯600295)当年拿出10亿吨煤炭的探矿权,也仅仅换来一条5.5带线。

  所以,晋陕豫三省的合作是有切实意义的。黄河金三角,即是新棋眼,也是新尝试。至于下一步如何落子,如何协同,如何分利,尚需观察。

  但不管怎样,对于实力较弱的小城市,敢于打破固有思维定式,突破地理行政界限,抱团取暖,借力发展,大胆尝试,是值得鼓励的。

标签 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