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如何忠于历史又有文学性创造?

未知 2019-06-04 17:37

  著名作家、诗人白木,经年深究魏晋南北朝及隋代历史,披阅大量史书资料,走访当年古城旧地,创作出70万字的历史小说《传国玉玺》。该书于2018年12月面世,十分热销。这部书截取南北朝时期梁武帝普通五年(公元542年)至北齐亡国的50余年,以传国玉玺为引线,开创性地以历史推理的手法,再现一段如歌如梦的岁月,在悬念不绝中展现惊心动魄的历史事实。

  作品从昭明太子萧统,到梁元帝萧绎,再到《水经注》作者郦道元;从陈庆之到杨忠,从尔朱荣、元天穆到高欢、宇文泰;从北魏胡太后到娄昭君;从达摩到陶弘景,一个个人物的背后,都是一个时代的风云缩影。作品以精妙的构思、独到的视角、生动的情节,从容而自然地展现了南梁、北周、北齐缤纷多彩的真实画面,波澜壮阔、扣人心弦。

  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群雄逐鹿,征战不断,但也是文学艺术进步、民族融合的重要时期。由于历经时间短而变化快,这一时期只有几个开朝换代者和文人的名字被人们记住,而几场著名的战争及大批英雄豪杰却被湮没。《传国玉玺》一书,拂去历史的尘埃,生动描绘了六镇起义、河阴之变、陈庆之北伐等重大历史事件及沙苑之战、邙山之战、巴陵大捷、陈齐之战等重大战争场面,将一段动乱历史以文学的方式生动展现出来。在历史真实的基础上塑造新的文学典型,这是《传国玉玺》一书不同于时下流行的“以历史人物为名引、以历史事件为点染,天马行空肆意编写”的所谓历史小说的最大不同。

  历史小说,不是历史史实的文学性添油加醋,也不是打着历史名义,罔顾事实的胡编乱造。如何既能忠实于史实,又有文学性的开拓性创造,这是摆在作家面前的难题。白木的《传国玉玺》尊重历史却不拘泥历史,在描述方式上,作品以大气磅礴与温婉细腻相结合,既有丝丝入扣的剖析推理,也有气吞山河的金戈铁马;既有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也有娓娓道来的人间冷暖,儿女情长。

  《传国玉玺》长达数十万言,读来并不觉得繁赘,反而不断给人以惊喜。其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作品语言凝练,充满诗意。作者白木以诗歌登上文坛,其散文、小说也总让人感受到满满的诗情画意,这部鸿篇巨制的历史小说也是如此。毫不夸张地讲,作者是以“诗心”来创作这部书的。《传国玉玺》全书多处写到重大事件、重要战事,但都着笔有度,不事铺张。尤其是书中的环境描写语句,撷取出来就是诗句,很好地起到了烘托气氛、推动情节发展的作用,如“悠扬的暮鼓,把黑暗砌进万家灯火”“月亮如白色的乌鸦,升上夜空,战后如死的寂静笼罩四野”。

  历史学家的严谨与文学家的才华加在一起,构成了这部小说的基本特征。以传国玉玺真实的离奇经历为线索,该书情节曲折离奇,第次铺展,精彩纷呈。南北朝历史纷繁复杂,泛泛写来很容易流于松散无章。《传国玉玺》一书,作者从梁武帝南郊祭天,传国玉玺却在宫中丢失起笔,将一系列人物、事件与战争紧紧围绕着追寻传国玉玺这条线索,徐徐写来,杂而不乱,张弛有致。尤其是作者汲取了美日推理小说的写作技巧,层层推理,环环相扣,终篇巧妙地借人物之代了传国玉玺的流传及真假之辩。小说全书结构严谨,在惊心动魄中演绎历史,塑造人物。(郑广胜)

标签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