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历史小说《传国玉玺》:新范式徐展南北朝图卷

未知 2019-04-29 21:40

  中新网北京4月26日(记者 高凯)长篇小说《传国玉玺》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该书以推理的手法展开历史纪实,被此间文学评论者认为开创了一种颇具价值的书写历史新范式。

  《传国玉玺》由作家白木创作,白木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1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目光潮》《时间风景》,诗论《钟声照耀的潮水》,长篇报告文学《中国淘砂人》《拉斯维加斯的华人发牌员》,长篇历史小说《阿拉曼之恨》等。

  《传国玉玺》以传国玉玺为引线,刻画了萧衍、萧绎、冉及、宇文泰、高欢、贺拔岳、贺拔胜、侯景、高纬等一大批历史人物形象,从容而自然地展现了南梁、北周、北齐后三国缤纷多彩的历史画面。

  文艺评论家丁振海认为,《传国玉玺》选择描述的历史阶段很有意义,“有填补空白的作用,六朝历来颇被低估,因为那个时期历史很乱,所以过去研究的不透,文学这方面更是比较少,近年来有一些散文,有一些其他的作品,但真正的研究还不够。”

  他指出,“当时的民族融合,南北有很大的交流,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这个作用是绝对不可低估的,这也是白木小说的特别意义。”

  丁振海认为,小说中的传国玉玺是个象征,“它表面上是权力的象征,但是实际上我认为它是个文化的象征。”

  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吴思敬表示,“这部书写作是有难度的,作者选取了中国历史上最复杂、最少被描述的那一段。”

  吴思敬指出,《传国玉玺》对中华民族大融合的阐释颇具价值,“特别是北魏、东西魏,臣子之间、谋士之间完全打破了原来的界限,融合是一个概念,怎么融合,我觉得这部作品展示出来了。”

  他强调,《传国玉玺》将这一过程中文化的互动描写的非常具体,这是在以前的历史小说中十分少见。

  “书中面向现实的这一面,对今天的现实发言,体现了一种古为今用,比如说像宇文泰的改革,作者通过对这段历史的解读呈现,某种程度上对今天的社会现实做了自己的解释和回答。”

  此外,吴思敬肯定了《传国玉玺》当代历史小说的写作所提供的新的模式,“我们最近这些年来,以人物为中心的历史小说是历史小说的主流,但是白木没有沿着这个路子写,在他这部历史小说当中并没有一个中心人物,而是把时代的变化写下来。我觉得这个写法对于还原历史真相更为有利,人物与情节并重,再现了一些在以前历史小说当中没有的历史人物。”

  白木表示,从《三国演义》到二月河的创作,历史小说写作既企及了新的高度,又无可避免地遭遇过创作瓶颈。目前,部分以网络为载体的创作中流行架空历史之风,这种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是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历史小说创作者尤其应该避免的。

  “写这部作品,正是为了能够在历史的轨迹中找到合理的逻辑,尊重历史,再现历史。之所以选择南北朝时期,是因为它对中华文化、民族融合乃至当今现实都有重大意义。希望这部作品能为青少年了解历史打开一扇窗。”白木说。(完)

标签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