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百度历史的下一个章节

未知 2019-06-10 09:19

  放眼中国的互联网,无论是BAT还是TMD,不同的角度去审视,每家公司都一百个市值冲向巅峰的理由,也同样有一千个衰败或掉队的可能。

  一个多月前的政协会议期间,李彦宏被记者现场提问:“您认为百度在BAT里占据怎样的位置?”

  在公开场合习惯性礼貌的Robin,没有作出正面回答,微笑着复述了百度研发投入的占比,大有让记者自己领会的意思。

  这样的结果似乎并不能让现场的记者满意,紧接着就有人给出了更犀利的问题:“有人说百度被拉下了,您是不认同的,对吧?”

  在中国的社会关系学里,记者如此尖酸的提问显然是不礼貌的,却也并不意外。近些年关于百度掉队BAT的争论数见不鲜,不管是在营收还是市值上,百度和阿里、腾讯的差距也是既定的事实。无论李彦宏是否愿意正面回答,出炉的相关文章都足以博取不少吃瓜群众的注意力。

  记者们热衷于这样的话题并非没有原因。自古至今“兵书”在国内都很热销,读着四书五经长大的书生们,不少人有着将兵法作为课外书的癖好,“北京保卫战”里的于谦、“江西剿匪记”中的王阳明,就是最直接的例子。

  哪怕是文化程度不高的平头百姓,也乐于在茶馆里听说书先生讲故事,东汉的云台二十八将、三国时期的五虎上将、东晋谢玄的北府兵……哪个不曾深入人心。

  有了这样的社会氛围,“商场如战场”的说法向来都有庞大的群众基础,特别是在国内的互联网行业,诸如三国杀、千团大战、寡头战争之类的比喻司空见惯。可惜大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也只是听故事,往往以一时结果去否定或肯定某家企业,传了多年的“百度掉队论”无疑就是其中之一。

  时间理性又绝情地向前行进,把所有发生的统统装进历史里。曾在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里有着重要角色的百度,在过去和现在面前,将如何撰写下一个章节?

  2016年初,有网友发帖称百度贴吧的“血友病”吧被卖,原吧主遭撤换,紧接着又传出“百度40%热门疾病吧已经被卖给医疗机构”的消息,舆论瞬时被引爆。

  之后百度开始陷入“情绪磁石”般的舆论场,任何一个小事件都有可能演变成一场风波,骂百度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当年的财报里,百度的季度营收首次出现上市后的负增长,声誉和财务表现均跌至谷底。

  不少人笃信盛极而衰的哲学,一家企业在高位时猛然下滑,注定不是一个好的信号。古代的几十个王朝中,最鼎盛时“自爆”亡国本就不是孤例。有些遗憾的是,国人的历史观确实有一些问题。

  前朝的史书往往是后朝修的,为了证明自身执政的合理性,对前朝开国皇帝有着习惯性的溢美之词,就连出生时都要天降异象,亡国的帝王则常常荒淫无度,滥用生杀大权,缺少故事性的中期,大多被选择性遗忘。

  于是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样开疆扩土的帝王,被无数“草头军”领袖奉为偶像,文景仁宣等中兴之主却鲜被提及。到了今天,还是如此。我们仍旧对草莽英雄推崇备至,互联网巨头们的发家史被著书立传,触底反弹、劫后重生、二次增长的话题热度又远不如前。

  正是从2016年开始,李彦宏开始“打扫门庭”着手改革,百度出现了频繁的人事调整、一连串的并购以及战略上的重新定位。回头来看,百度试错的成本并不低,对渡鸦、受教的收购被讽过于鲁莽,高管团队的变动几次影响了百度的市值,产品端也出现了ravenH、Nani小视频等“不接地气”的产品。

  向死而生的调整过后,以前和搜索强绑定的百度,开始聚焦于内容分发、连接服务、金融创新和人工智能,让百度逆风翻盘的正是排名最前的信息流。

  2016年第四季度,百度信息流产品上线,在内部享有绝对的资源优先调配权,近百款百度系产品在资源方面支持信息流业务,就连日活几百万的百度网盘,也一度将弹窗资源向手百App倾斜。以至于有人坦言,信息流在百度内部获得的资源支持难以完全用金钱估计,属于巨头特有的打法。

  到了2017年第二季度,百度正式对外披露信息流广告的数据,营收从一季度底的每日1000万上涨到了每日3000万。百度CFO余正钧在财报会议上透露:“信息流广告是公司四季度营收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环比有20%的增长,预计2017年每个季度的环比增长也可以达到这个数字。”

  比起老套的创业故事,这段时间内的动作或许更能看懂百度。船大难掉头,百度为何可以在不到一年时间内成功上岸,里面埋藏了太多“秘密”。

  跌落谷底之前,李彦宏是个低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绅士,在搜索市场一家独大的百度,也成了职场人理想的“养老圣地”。

  李彦宏也曾在内部邮件中鼓励狼性,百度的布局又始终不紧不慢。后来在复盘百度为何错失移动互联网入口的讨论中,百度在这个阶段的防守心态成了众矢之的。可以说正是那场生死时速,让百度找回了久违的危机感。

  可现实不是历史故事,史官们轻描淡写的几笔就可以告知后世的读者,某某将军如何临危不乱,某某大臣如何拯救国家与生死存亡之间。百度想要扭转股价,挽回投资者的信息,重建用户认知里的声誉,需要一场不知尽头的自我证明。

  早在2011年百度世界大会上,李彦宏就曾提出过“个性化推荐是搜索引擎的未来”的观点。之后百度还曾和Facebook谈过一轮合作,对方提出了newsfeed的重要性。为何信息流领域最早崛起的是今日头条,有人说是百度对搜索的路径依赖,也有人用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旁敲侧击。

  其实六七年前错过信息流的不只是百度,腾讯、网易、搜狐、新浪等门户迷恋的也是编辑审核推荐的模式,那时候算法还没那么成熟,那时候的流量还很贵,那时候信息流的场景还是个伪命题。华尔街的投资者才不关心这些说辞,他们要的是百度的行动。

  信息流在2017年二季度的营收数据,显然增强了李彦宏的信心,随后开始亲自抓信息流业务,并成立了手百和Feed事业部,吸纳手机百度、百家号、好看视频、手机浏览器等业务线,在移动端本质上形成了生态联动的产品矩阵。

  仅仅有了营收上的数据,百度还无法重拾内外部的信心。《财经》曾在报道中引用一位百度内部员工的观点:“头条是信息茧房,可以通过投喂信息,可以把我囚禁在里面,但百度不能,没有占领我时间和认知”。而在外部,百度的市值在1000亿美元的尺度里起起落落,华尔街还在犹豫。

  难得的是,信息流是一场攻防战,守的是新闻客户端,攻的是信息流新贵,可能对于百度来说,进攻的对象还有今日头条。

  这样的局面是有利于百度的,即使在搜索市场相继干倒了谷歌、搜狗、360,百度都是防守方,成败都不会有新的想象空间。信息流却不同,与搜索的赛道并不重合,在内容上除了资讯还有提醒、服务、商品等多种场景,也是百度进行自我证明的舞台。

  信息流+百家号+智能小程序+短视频组成了“先锋部队”,问答、UGC、评论、社区、轻社交等分领域产品形成了“侧翼”,加上Apollo、百度云、DuerOS等构成的“后备军团”,百度终于有了搜索之外的攻势。

  百度的推崇者们引以为傲的是“后发先至”,作为一个迟到的玩家,百度在信息流、云计算、内容体系等都上演了弯道超车的戏码。

  比如在百度自家公布的数据之外,QuestMobile在2017年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报告就告诉我们:手机百度和头条月活分别为4.3亿和2亿,月人均使用时长分别为997.6和370.4分钟。只用了一年的时间,百度信息流业务就超越了蓄力五年的今日头条。

  百度CFO余正钧曾在去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会议上强调:“百度App 的信息流业务,在流量与收入增长上正在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百度正致力于将此成功模式复制到其他产品上,比如我们的短视频产品好看视频。”百度并没有沉醉于对今日头条的超车,还尝试在短视频等新兴赛道上取得更多收获。

  2018年第四季度的财报中,百度首次公布了云计算业务11亿元的季度营收,然后又传出了百度智能云在2019年营收过百亿的目标。结合腾讯云在去年前三季度营收超过60亿的消息,百度智能云已经“坐三望二”,信息流之外有了新场景。

  可以对“后发先至”作出的解释是,百度在技术和商业变现能力上积累了足够的优势。

  AI财经社曾有过这样一段报道:“头条销售队伍的中高层大部分来自百度,普通的百度员工到了头条之后都是销售小组长,他们会把百度销售体系的话术和销售技巧教给我们”。言外之意,百度的快速商业化能力不可小觑。

  在技术层面上,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对百度工程师的挖角,已经毋庸赘述,甚至到了妄顾竞业协议的程度。

  茶馆里听完空城计的故事后,多数人会被说书先生的情绪感染,为料事如神的诸葛亮鼓掌,也难免有较真的听众发出这样的质疑:诸葛亮怎么就沦落到无兵可用的地步呢?百度的“后发先至”有着类似的诘难:“先至”固然可敬,该怎么解释“后发”?

  在信息流业务诞生前,百度为了寻找移动入口就曾尝试过电商、O2O等多个方向,又始终没有捣腾出一款匹敌搜索的产品。阿里和腾讯凑巧在这个时候靠着微信、手淘突破了千亿美元市值,然后是2000亿、3000亿、4000亿。

  百度相对较弱的商业敏感性,还要从组织架构的上找病根。如同李彦宏曾经提到的:“2000年到2005年,百度吸引来的人都是创业型人才,2009年后百度则更多的把精力放在培养内部优秀人才上。”之后的事情李彦宏没有提,但隐约可以看到组织架构老化,团队缺少竞争力的事实。

  与之相关的,“百度七剑”之一的崔姗姗去年回归百度,主管人才小组和文化建设。进入2019年后,百度先是实施了OKR制度,又在3月份宣布了新的人才培养计划: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正式推出高管退休计划。

  阿里、腾讯的主战场分别是电商和社交,前者出现了拼多多这样的强势挑战者,原本已经板结的电商格局已经被打破,也就是说,阿里在电商领域的假想敌不只是京东,还有拼多多、网易以及其他不确定因素;后者的社交护城河未被撼动,却从未缺少各种花样的挑战者,今年年初的“三英战微信”就是例子,体量和模式没能伤微信分毫,但成功牵制了腾讯高管团队的精力。

  百度在搜索领域80%左右的市场份额,早已触碰到了天花板,然后在硬币的另一面,搜索的用户需求如故,一家独大的局面又给了百度足够的后勤保障。在信息流相关的第二战场,百度现阶段的假想敌是字节跳动,仍处于进攻而非防守状态,而且这个领域的天花板看起来还有很高。

  中国互联网的最大特征就是建立在商业模式上,类如电商、社交、游戏、共享经济等等,无不靠模式取胜。商业模式制胜的基础是用户关系,企业对用户关系的维护,又往往是被动的,没有哪家企业是用户关系的所有者,只是基于用户关系形成了自身的商业帝国,需要时刻警惕新物种的诞生。

  百度的困境在于,移动互联网红利正在消失,人工智能的商业化前景尚未明朗,在市值上落后腾讯、阿里也就无可厚非。可换一个视角,搜索是少有的技术赛道,百度也以此建立了技术上的优势,与主营业务的营收形成了“双保险”。想要扭转投资者对自身的估值,百度需要的是“守正出奇”,在窗口期内找到第二条增长曲线。

  一,无人驾驶。汽车走向无人驾驶几乎是既定的事实,至少在国内的玩家里,百度在路测牌照、行驶里程、底层技术等方面小有优势。不确定性在于,百度如何打通汽车产业链,找到正确的定位,然后提前卡位。

  二,To B业务。几乎所有上规模的互联网公司都瞄准了产业市场,百度还是有一定的差异化优势。就拿云计算业务而言,亚马逊、阿里所提供的计算资源,肯定不是百度想要的盈利模型。人工智能的变现模式不可能是叫卖代码,而是智能服务的对外输出,云计算恰好是最佳的中间态。

  三,下沉市场。百度在2019年的央视春晚红包项目,让人记住了不宕机的技术实力,应该聚焦的还有百度对下沉市场的野心。除夕当晚百度“摇一摇”互动达到208亿次,其中“五环外”市场占了很大比重,从中收割的人口红利,将在很大程度上帮助百度延长在新兴市场的试错时间。

  最关键的一点,李彦宏可能还要在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方面不断下猛药,给百度由内到外的攻势。投资者纠结的,终归不是百度现在有什么,而是未来可能会发生什么,相比于潜在的爆发机会,效率才是巨头最大的王牌。

  马云公开为996“辩护”、刘强东要“裁掉”兄弟,初心绝非为了博眼球,恰恰为了保持公司运作的效率。

  百度也一定存在优化的空间,没有将这个话题曝露在大众舆论面前,百度在春晚项目上的表现可能是个原因。一个月时间筹备上架10万台服务器,同时完成采购、生产、调试、接入百度云的全过程。这样的协作效率无疑让李彦宏明白:切实能力比对外呼喊的实用价值。

  放眼中国的互联网,无论是BAT还是TMD,不同的角度去审视,每家公司都一百个市值冲向巅峰的理由,也同样有一千个衰败或掉队的可能。百度在互联网历史的下一个章节中有多少戏份,就看它是否能把笔握在自己手中了。

  众所周知,有机生物可进行光合作用,将太阳能转化为生物化学能。近期北京大学课题组公布的一项最新研究成果显示,暴露在阳光下的地表无机矿物也可吸收并转化太阳能,从而发生矿物的“光合作用”。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布了《研究与试验发展(R&D)投入统计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规范》)。

  时值春耕时节,三亚南繁种质资源材料陆续送到青岛,正式拉开春播育秧工作的序幕。不同的是,这里种上了“海水稻”。

  技术进步带来了老龄用品和养老服务产品的成本降低、生产率提高,为老年人提供了个性化用品和人性化服务。

  从东方红一号、气象卫星,到载人航天、北斗组网、嫦娥探月,长征系列运载火箭搭载着人类探测太空的梦想,一次次飞向苍穹。1970年首飞至今,近50年的奋斗征程,长征人不辞劳苦,躬耕不辍,用一个个成果书写了中国航天实力。

  经对发现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一块古人类下颌骨化石的分析,兰州大学研究团队得出最新结论,早在16万年前,人类就在青藏高原活动。

  英国《自然·通讯》杂志近日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指出:通过,可以让二氧化碳(CO2)直接转化为可储存的合成燃料,这一新技术将帮助脱除大气中大量存在的CO2。

  “中砧1号”是我国具有知识产权的第一个大规模推广的矮化自根砧,使我国苹果栽培从传统的乔砧稀植或乔砧密植改变为现代的矮化密植集约化栽培。

  “哈勃遗产场”(HLF)是迄今最完整最全面的宇宙图谱,由哈勃在16年间拍摄的7500张星空照片拼接而成,包含约265000个星系,其中有些已至少133亿岁“高龄”。

  被子植物的崛起重塑了生态系统格局,其起源和早期快速演化问题被达尔文称为“恼人之谜”,是植物学皇冠上的璀璨明珠。

  随着人类开发利用资源能力的极大提升,地球作为人类文明的摇篮已不堪重负。载人月球探测肩负着拓展人类生存空间的历史使命,是对人类文明向新领域拓展的前沿探索。

  作为国家大科学工程,CSNS的建成,为粤港澳大湾区的科学研究和技术进步搭建了世界一流的平台。

  美国陆军正在推进购买一款未来远程突击飞行器(FLRAA)以取代UH-60“黑鹰”直升机。美媒报道称,美陆军、特种作战司令部和海军陆战队近日联合发布了FLRAA的信息征询书。

  美国一项新研究显示,向地下注入废水等液体以开采油气的水力压裂技术不仅仅影响液体扩散所及的区域,还可能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使液体扩散不到的遥远地区发生地震。

  据美国《防务新闻》周刊网站报道,美国空军于近日制定了新的科学和技术战略,其理念是产生“超越未来”的能力。该战略也确定了美国空军看好的五大技术领域,可能会出现“变革型”发展。

  当地时间5月5日下午,俄罗斯一架“苏霍伊-100”客机,因故障返回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在紧急迫降后机身起火,41人遇难,37人得以死里逃生。

  据英国《自然》杂志近日发表的一篇气候科学论文,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根据“干旱图谱”展示了相关证据,证明人类在20世纪对全球的干旱状况产生了影响。

  一个国际研究小组日前报告说,他们发现了可让某些癌细胞休眠的关键基因,这些基因是否发挥作用还与癌细胞所在微环境有关,这一成果未来有望帮助阻止特定癌症的转移和复发。

  日本横滨市立大学等机构日前宣布,他们的联合研究小组发现了导致艾滋病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从宿主细胞的防御系统中逃脱的分子机理。研究成果发表在最近的《自然·通讯》网络版。

  英国牛津大学4月30日发布研究报告说,2018年夏季北半球多地出现的热浪、干旱、暴雨等极端天气事件与环绕地球的大气急流中出现持久的巨波相关,而这种刚被发现的变化未来还会更频繁地出现。

标签 历史